Mom操盘网

手机版


最惨只剩5000元,现在有340000000用户,他说”资本寒冬暴帅“

发布时间:2020-01-21   来源:网络整理    

文/B12 苏维

Mom操盘网1998年,梅州小伙丘越崑来到深圳,加入了一家名为讯业的公司,正式进入互联网行业。当时,「北有瀛海威,南有讯业」,两家中国互联网的探路者都风生水起,雄心勃勃地想要成为中国版的「美国在线」。

那一年,网易刚刚拿下163.net,马化腾刚刚拉了一帮人创立腾讯,周鸿祎刚刚从新疆回到北京,创办了3721网站。

从1998年到今天,中国互联网发生了无数颠簸滑行,而丘越崑身处其中,敏锐地感知着周身发生的一切。

每个App都是运营商

丘越崑在讯业之后加入了中华网,那是中国第一家上市概念股,股价一度飙到120美金。然而,中国互联网泡沫在狂欢之后不期而至。后来,丘越崑参与中国移动的移动梦网建设,看着后台统计数据发生的爆炸性变化,他觉得,这些指数级变化里隐藏着未来。于是,当他2009年看到App时,丘越崑意识到,机会来了。

Mom操盘网「未来所有的App都是一个运营商」,基于这样对未来的预判,丘越崑在2010年创立了爱贝云计费,为App提供支付解决方案及配套服务。

Mom操盘网在联网支付之前,短信代支付是最普遍的方式,在SP时代更是主流的收费方式。有业内称短代可以提升游戏至少50%的收入。不过“短代”的便捷,也促使当年很多SP对用户进行「恶意吸费」, 最终招来运营商大棒惩治,2015年5月份短代被关停。应用汇CEO罗川在分析短代的兴盛时认为,目前中国的网络环境,联网支付的成功率较低,利用运营商的短信支付,才成为最有效的支付方式。

不过,时代一直在向前冲。从1998年到2016年,中国的互联网的发展速度就像这个国家的速度一样,持续飞奔向前,网速亦然。无数的App诞生,移动支付成了巨头们都要争抢的入口。

在丘越崑看来,既然所有App都是运营商,那他们都会有支付和交易平台及配套服业的需求可能。「除了像微信、百度地图这样的超级运营商,大多数App都做不到自建支付通道和完整交易系统及完善服务体系,那我们就帮他们做。」丘越崑认为,很多团队在如何收钱这件事上有心无力,他们对线上业务形态的了解过程会成为快速发展中的牵绊,「不如交学费给合适的人,以合理的成本让合适的人来做。」

巨大的蓝海

Mom操盘网目前,几乎所有主流支付通道都设置了繁琐的申请手续和额度限制,初次申请,总会面临材料被一次次退回的麻烦,此外,自行接入通道,自然而然的需要自己对通道进行更新维护,月底,还要挨家挨户的归拢账单,分渠道结算,对于初创企业来说,整个流程的工作量相当大,而且需要付出不小的人力物力成本。

Mom操盘网爱贝云计费所提供的云计费服务,大致可以分为四步:

Mom操盘网第一步是手游等移动应用的支付接入,通过一个SDK或几行代码,让APP和HTML5一次接入微信支付、支付宝、银联、短代、充值卡等主流支付通道,省掉开发者一家家申请的麻烦。

第二步是支付通道的维护,爱贝云计费用SAAS云服务方式对开发者进行支持,所接入的支付通道的自动更新维护,客户不用进行设备和人员的投入。

第三步是爱贝后台系统的搭建,接入爱贝的开发者,可以在后台实时查看交易数据,并根据后台提供的模型和服务进行用户行为分析。由于所有通道的账单都聚合在后台,开发者可以一次完成所有支付通道的结算。

Mom操盘网第四步是爱贝完整的服务配套体系,涉及到交易全过程的系统运维,风控,客服,数据分析,接入的技术支持等工作,爱贝会全权处理,不再需要合作伙伴投入一兵一卒。

2010年爱贝云计费创立,到了2012年3月,丘越崑预判的市场开始爆发,到2015年12月,爱贝的服务已经有12000家合作应用开发者,覆盖了3.4亿用户,其解决方案也开始进入大型和巨型企业,而对岸的美国同行Stripe已经估值50亿美元。「这是一个巨大的蓝海,伸手进去的话摸到的全是油。」

越过低谷,爬上山丘

2012年的时候,爱贝曾经陷入过两个月的低谷,公司三十多个人3个月没发工资。丘越崑现在回忆那段时间,认为那是爱贝发展过程中的最大危机。「当北极光的钱到账的时候,我们账上只剩5000块钱。」

如今的丘越崑异常自信,在谈到「资本寒冬」这个话题时,他甚至使用了「暴帅」这样的字眼:「这是好事情,真正有核心竞争力的企业才能活下来。」

Mom操盘网在采访的时候,我们提到了个推。这家位于杭州的创业公司,精准地抓到了「推送」这个细分领域,以互联网「送水工」的身份成为推送领域的未来独角兽。而在描述爱贝时,丘越崑用了一个「管道工」的概念:「我们设定的核心目标是,在全世界任何地方帮助大家完整整个交易过程,降低运营成本。」

说起来这一年公司的成绩,丘越崑说会打个八十分。「速度还不够快,如果速度够快的话,业务规模会是今天的五倍。」